笔趣阁 > 重生奶爸之老实人也疯狂 > 123:老安,你干嘛怂了,给他让路呀?

123:老安,你干嘛怂了,给他让路呀?


  凶神恶煞的壮汉紧张迎过来:“老安,袁超跟来了?”
  “是!”纹身男挂断通话,反问他:“现在厂里男的加上你我有多少人?”
  “十一人?不过三叔他们六个是老爷子啊。”壮汉立刻应道。
  纹身男顿时急得直拿手掌拍额:“袁超!该死的袁超!”
  “老安你怕他个啥咧?就那小子个子那么瘦,脚还是瘸着,能有几斤力道?”
  壮汉一点都不紧张袁超的突然到来。
  他觉得收拾袁超这家伙容易得很。
  但纹身男就是忍不住担忧,紧张,连声说:“你别小瞧他啊!
  那女人可一再强调,袁超生气时是能轻易把人打吐血的!”
  纹身男看一眼厂门外头,无奈摆手道:“把人都喊过来吧,三叔他们也喊来!”
  等袁超慢悠悠赶到旧厂门口时,外头已经等上十一号人准备收拾他了。
  袁超顿时笑喷了:“哟?想干架哪?就这些歪瓜裂枣?”
  因为十一人之中有六个是六十多岁的大爷呢。
  还有两个看起来最多十七八岁吧,这俩孩子的身体都还没发育好。
  剩下能看的人就只有纹身男,壮汉和另一个陌生男青年。
  壮汉立刻冷笑:“袁超你个瘸子嘚瑟个什么劲哪?
  就你这瘦弱小子,老子一只手就能掐死你!”
  纹身男也冷着脸怒道:“袁超!
  我提醒过你,你想闹事,我可不是好说话的!”
  袁超不在意地摆着手:“知道!知道!
  所以我这不是叫大黑脸打电话先跟你打声招呼了吗?
  还有老安,我劝你,为了你的兄弟们好,你们最好让路让我进去看看。
  我今晚上可是憋着一肚子火气的,你应该很清楚,真干上架了,我可不留手的。”
  袁超是真心天不怕地不怕的,一边走来一边猖獗叫嚣着。
  那个凶神恶煞的壮汉顿时气得直吹气。
  要不是纹身男一直拦着他,他就冲上来跟袁超打架了。
  纹身男一直很隐忍的。
  一脸阴沉怒问袁超:“你到底想看什么呀?
  我也不怕告诉你,我这厂子一点问题都没有的,不怕你报警来查,不信就试试!”
  纹身男说得像真的,袁超也不知道报警捅破这个厂子的存在,能不能给对方带去极其严重的麻烦。
  所以袁超现在不着急报警一事,而是坚持:“让我进去看看。”
  袁超此时已经走到纹身男面前来了。
  纹身男气得脸都黑透了。
  袁超依旧坚持:“是不是要干上一架了,才能让你知道我的厉害?”
  “袁超,你别后悔!”纹身男突然站出门来了。
  壮汉顿时不乐意了呀:“老安,你干嘛怂了,给他让路呀?
  直接让我教训这猖狂小子一顿不就得了?”
  六个大爷也很是不满来着,觉得纹身男实在是表现得太怂了呀。
  可他们来不及劝说阻止,纹身男突然大吼一声:“让他进去看,看他想怎么样!”
  于是六个大爷和两个少年最终分开成两队,给袁超让出路来。
  等袁超大摇大摆走进去之后,纹身男目光望向山脚下:“希望阿成他们来得快点!”
  壮汉不悦道:“没有阿成他们来帮忙,咱十几个老少爷们就拿不下那小子吗?”
  纹身男斜他一眼:“袁超给我的感觉很邪门很危险!
  听我的,都先别急,让他先在厂里逛一圈!
  再说要打架也得在厂里打!”
  纹身男说完便转身追上厂里头正好奇“巡视”去了的袁超。
  时间拖多一点是一点,到时候他的兄弟们赶来了,就算袁超像那女人说的那么厉害,肯定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!
  壮汉他们几人便面面相觑着,最终一一点头跟进厂里去。
  袁超此时已经被面前的一幕幕情景震惊得嘴巴微张着,怎么都合不上了。
  这里的女工得多少人?没有一千也有大几百了吧?
  看起来基本上一半以上都还是未成年孩子。
  就算那一小半已经成年了的女孩子,看起来也很年轻啊,最多二十左右的样。
  当然车间里还有几十来个管事的大姐们,年纪应该都是三十来岁吧?
  这个点正是吃夜宵的时候,大姐们正在安排女孩子轮流吃。
  袁超好奇凑过去瞄一眼,发现宵夜伙食不错啊。
  一锅又一锅刚煮出来的香喷喷的鱼粥虾粥肉沫粥,分量很大,足够让所有女工吃饱肚子。
  袁超顿时就迷惑了,这厂子到底有什么问题?
  这些女工都是苦主吗,什么苦情来着?
  袁超下意识就抬手一挥召出浅青色水雾状系统面板来。
  由于袁超正好在想着苦主苦情一事,所以系统面板一出现就显示答案内容。
  因为这里的苦主实在是太多了,所以系统面板内容几乎是一秒换一次答案内容。
  但无论内容怎么换,所有苦主的苦情都是一样的!
  【苦情:初中毕业被骗入黑工厂,每日工作长达十六小时,睡觉六小时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全年无休,带病工作是常事。】
  【备注:骗子利用高工资和优质伙食待遇,借此洗白自身罪恶事实,让苦主和她父母误会制衣厂工作辛苦是正常的,要赚大钱就得努力干活。】
  系统面板上的内容还在变换不停,但是袁超真心看不下去了。
  袁超回首怒目瞪着纹身男骂:“你的心怎么那么黑?
  一天工作十六个小时,还是通宵达旦?
  天天睡觉就只有六个小时,还全年无休,每天都在煎熬中?
  你们还是人吗?压榨劳力简直压榨得太过分了吧!”
  纹身男惊得猛然瞪大眼。
  他没料到袁超只是稍稍巡视厂里一圈,就知道详情了。
  壮汉却本能吼怒:“她们一个月拿一万块工资啊!
  一个初中毕业的女孩子出社会去,做什么行业能拿一万工资,还能保住自身的清白?”
  另一个陌生男青年也怒道:“还有你知道她们每天的伙食有多好吗?
  餐餐鸡鸭鱼肉,都是买的好货来着,还是请的厨师每天变着花样做给她们吃的!
  我们厂里可是包吃包住,这方面厂里要花费的开销有多少,你知道吗?”